首页
新闻动态
产品中心
案例展示
资质荣誉
关于我们
鼎博手机版app下载技术教程
鼎博手机版app下载资质荣誉

你还在等我吗‖文/卓灼

发布日期:2021-09-19 14:09    点击次数:154

你还在等我吗

我做了一个梦,那是傍晚,下着雪,吹着风,还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人。梦里他领着我走,路过一株开满桃花的树,路过群星环绕的弯月,路过银杏满地的小巷,可那不是个雪天吗?我们一前一后的走,刚好错开两条路。他也不说话,就只往前走,偶尔回头看看我有没有跟上。风雪很大,我实在是扛不住这风雪,当他再次回头时,我落后了,落的很远。他还是向前走,慢慢走到了我前行的方向上。风雪霎时间小了,而他的身形也小了。趁着风雪变小,我努了把力,但还是没跟上他。许是年龄太小,我不仅没跟上,和他的距离也越来越远。他放缓了脚步,好像在等我。好不容易我靠近他了,他把我抱起来,抱得很紧,紧紧的抱在怀里。那个时候,风停了,雪也停了,万物复苏,日光和煦。随机,他将我放下,风接着吹,雪接着飘。他拉着我往前走,我从后面看着他,他的身躯仿佛又小了一些。他偶尔看看我,脚步一步也没停。走了好久好久,走到他也累了,我们也没停下来,只是用极慢的速度往前走。他端来一碗粥,一碗上面仅有一片肉的粥。我指了指粥上的肉,看了看他。他用筷子将肉夹给了我,没有一丝犹豫。而彼时,我已经饱餐一顿了。我看着他,他用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,又领着我向前走。我们走了很久很久,走到我走在了他的前面。风雪实在太大了,抵不住着风雪,我摔了一跤。抬头发现,那位黑衣人已然没了踪影。我突然感到害怕,我使劲喊,我拼命的喊,我想找到他,我想他继续领着我走。我在风雪里找了很久,我摔了一跤又一跤,可我还是找不到他。眼泪不自觉的涌出,在涌出的那一刻凝结成冰从脸上滚落,很疼很疼。滚落的冰泪珠在我的脸上留下无数的划痕,那时我才发现,我的脸上原是没有任何伤痕的。我独自向前走啊,迎着那未曾减弱半分的风雪。我走了很久很久,看到远处有一个黑影。我看着那个黑影,心里莫名的想靠近。我离它越近,风雪越小,日光越温暖。我终是又看见了他,原来他就是那个黑影。他站立着,身躯看起来却比我还小。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我来的方向,嘴唇微张。他的身躯逐渐透明,在我触碰到他的那一刻彻底消失,混着那漫天的飞雪彻底消失在我面前。天突然暗了,我看不见周围,只能感受到雪砸在我身上的疼痛,只能听到风掠过我耳朵无情的嘶鸣。后来,我就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。那个梦做了很久,我醒过来时,床单已经湿了大半。醒来后我就记得,我一个人在那么大那么大的风雪里继续走着,但是总感觉有人在跟着我,我回头,只看到无尽的黑。那天我翻开了一本相册,在相片里我和一个人站在开满花的桃树旁,站在满天繁星的月光下,站在银杏满地的小巷里,站在白滚滚的雪人旁边。他一开始抱起我,后来蹲在我旁边,再后来我们站在一起,最后,就剩我一个人了。真的是很久很久没见到他了,到今年就正好九个年头了。那个为我挡风雪,领着我向前走的人,已经有九年没有见我了。我没有能给人祝福的万寿菊,没有一把能弹出动人旋律的吉他,也没有,我甚至没有一张在有记忆的情况下和你的合影。所以你,我最最最亲爱的,爱穿一身黑的祖父啊,你是否还会爱我呢?你也会在悄悄的想念着我吗?你,还在等我吗?

Powered by 鼎博手机版app下载_官方网站游戏~ @2013-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